米奇

刀剑乱舞舞台剧义伝晓之独眼龙详细剧情 (已更完)

Jing:

首发b站专栏。

非常详细的剧情简介。

照顾一下买了配信或者碟但是看不懂懒得等字幕版的大家。

建议配合视频看,否则光看文可能会看得一头雾水。

剧情简介即剧透。不愿意被剧透请关闭此页面。



第一幕

三日月,大俱利,鹤丸,光忠,太鼓钟,歌仙出阵关原之战。

从刀男们的对话中得知,关原之战是秀吉去世后,德川家康与石田三成争夺权力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家康赢得了胜利,成为了天下人。

这时太鼓钟想到了伊达政宗。因为伊达政宗也想要成为天下人。

烛台切解释道,伊达政宗登上战国舞台之时,已经有了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这样的大人物。

鹤丸也说自己受伊达家照顾时,早已是德川的天下。

这个时候,暗杀家康的时间溯行军出现与刀男们战斗起来。

与此同时,家康麾下细川忠兴也正在与三成的西军作战。

激烈战斗中,身着黑色铠甲的伊达政宗突然现身在战场上。

刀男们惊讶万分,因为历史上伊达政宗并没有参加过关原之战。

细川忠兴见到政宗也十分惊讶。他与政宗对战起来,并质问政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因为这个时候政宗应该是接受了家康的命令,在东北牵制上杉军。

政宗则回答道,他既不会加入东军,也不会加入西军。他的梦想是想要超越魔王织田信长,将天下握入手中。而这个梦想绝对不会成为镜中月水中花的泡影。


第二幕

名乘和OP,字幕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424365/

OP歌词翻译:

深眠觉醒,得知心身 

几千宿命,残像回闪 

时空独立,刃指邪气 

守护昔日,裘马轻狂 

婆娑起舞,现世相连 

千锤百炼,浴火而生 目光似剑 

悄然而逝,珍视之物 同在天下 

出鞘刀剑,沙场百战 能柔能刚 

承继祈愿,化身利棘 无人能阻 

电掣一闪,划破现世 

心有觉悟,刀身无曇


第三幕

山姥切国广与小夜左文字远征归来时已经黎明时分。

山姥切让小夜先去休息。

小夜却表示没有觉得累也没有时间休息,自己必须去复仇。

看到这样的小夜,山姥切非常担心。


第四幕

在与三日月的手合中,鹤丸由于没有让他吃惊的事情,所以非常没有干劲。

鹤丸问三日月有没有可以让他惊讶的事情。三日月想了半天,忽然想到主人给了好茶,于是他邀请鹤丸一起品尝。鹤丸则觉得三日月讲的惊讶事情令人惊讶地无聊。这时山姥切出现,被鹤丸戏弄了一番。


玩笑后,三日月问起山姥切有什么正事。山姥切表达了他对小夜的担心。三日月觉得非常欣慰,并告诉山姥切近侍之责除了战斗以外还要关心同伴。

山姥切离开后,三日月与鹤丸谈起了新顕现的刀剑男士。这位刀剑男士让烛台切盼了很久。


第五幕

烛台切光忠正在照看农作物,新顕现的太鼓钟贞宗出现与他抱在了一起。

二人一起畑当番时,光忠告诉太鼓钟本丸的每件事都有轮流来,照顾农作物是作刀时没法做的事情,大家都非常用心地对待。太鼓钟则对大家的重聚表示开心,并且感谢现在的主人。

这个时候歌仙出现了。这是他与太鼓钟初见,二人相互介绍。

当光忠想让一起照顾农作物时,歌仙表示会弄脏衣服所以不愿意去做,而且自己擅长做料理而不是务农。

太鼓钟发现了蚯蚓展示给歌仙时,怕衣服弄脏的歌仙非常嫌弃。

这时小夜从远处走过,歌仙追了小夜离开了。


第六幕

寻找小夜之时,歌仙遇上了大俱利伽罗。

大俱利交给了歌仙主人的命令书,原来是让两人一同出任务。

歌仙不满与大俱利一起出阵,大俱利则说自己无所谓,一个人去也行。

歌仙觉得伊达的刀非常难相处。


第七幕

歌仙终于找到了小夜。他想要让小夜变得开朗一点,否则一点都不风流。他要小夜像自己学习:看看自己要跟大俱利一起出阵,还是如此风流。然后歌仙自说自话地走了。

小夜看了离去的歌仙,十分担心。(这里对话与游戏回想32一样,游戏翻译: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025506/

这时山姥切出现了,他有些手足无措言辞无端地告诉小夜,如果有烦恼就来找他商量。

小夜觉得浑身不自在,逃跑似地走掉了。

山姥切觉得非常苦恼。


第八幕

大俱利伽罗正在独自稽古。光忠和太鼓钟偷看时被他发现。

这两位明面上是给大俱利送早饭来的,其实是暗中担心他与歌仙一起出阵。

而旁边突然冒出的鹤丸却一言道出了歌仙与大俱利关系紧张。

大俱利表示任务是任务,自己会完成。

鹤丸告诉大家,这次敌人的企图似乎与细川家和伊达家的历史有关,但是不知道是哪个事件和地点。

光忠算了一算时间,是延享四年,从政宗算起的第五代伊达宗村的时代。

大俱利却表示无所谓,说完便离开了。

鹤丸觉得主人让细川家的歌仙与伊达家的大俱利出阵细川和伊达相关事件非常有意思。


第九幕

三日月向主人汇报本丸近况。他告诉主人大家都不错,山姥切也有近侍的样子了,但是战斗还在继续。


第十幕

时间来到天正十八年(1590年)小田原征伐。

丰臣秀吉与细川忠兴等人正在本阵中等待。

小田原征伐是丰臣秀吉与北条家一场战役。自1586年秀吉成为关白后,颁布了惣无事令(即各个大名之间禁止私斗,若有纷争必须通过丰臣家裁决)。而北条家臣违法此命令,占领了真田家的名胡桃城。秀吉从而对北条氏宣战,包围了小田原城。秀吉原本命令伊达政宗带兵参战,而政宗却故意拖延,姗姗来迟。

在秀吉家臣们不耐烦的声音中,政宗身着白衣(死者之服)跪在丰臣秀吉面前为迟来请罪。听了政宗一番狡辩,秀吉将刀一期一振架在了政宗脖子上示威之后,原谅了政宗。

等到秀吉离去之后,吓得一身冷汗的政宗松了口气大笑了起来。他告诉还未离去的细川忠兴,身着白衣请罪乃是片仓小十郎的计策。因为秀吉喜欢大场面,所以把请罪的场面搞得戏剧一点应该会对秀吉的胃口。

忠兴提醒政宗,小田原征伐北条灭亡之后,秀吉将会成为真正的天下人。

政宗却嘲笑秀吉猴子不过是窃取了信长功绩的小偷,他不会承认秀吉,目前的臣服不过是表面做样子。说着,政宗邀请忠兴一起夺取天下。

这样言语让小十郎与忠兴都大吃一惊。忠兴自然拒绝了政宗。

政宗却说同时战国出生的男子,一定梦见过天下。

忠兴则回答道,镜花泡影之梦,不可触碰。当政宗讽刺说这样的话不像是出自斩杀三十六位家臣的恶鬼一般的男人之口时,忠兴说今后世间不应该战乱纷纷,应该天下太平。

政宗回忆到自己曾经被父亲带着见到过信长公,他觉得信长才是真正的武士,自己若是早出生十年,或许自己就能代替信长成为天下人。

忠兴告诉他,不甘心也没有办法。

政宗感叹道,若是时间流转该有多好。看着将要太平的天下,政宗期望出现一场战争,即使死在战场上也在所不惜。

忠兴却拎着政宗的领子,告诉他应该为天下太平而鞠躬尽瘁。

政宗则让忠兴不要再假装了,忠兴内心应该也还藏着战国武士之魂。

忠兴无言离去。

政宗独处之时,向自己的黑色盔甲询问,它看见的天下可是泡影之梦。


第十一幕

歌仙兼定与大俱利伽罗出任务来到了延享四年的江户城内。

他们眼前的事件,是由于熊本藩藩主细川宗孝被错当成他人,遭到了偷袭,被刺身亡。由于宗孝没有子嗣,所以细川家陷入了因为断绝而被改易的危机。此時,仙台藩藩主伊达宗村出手相助。

他让细川家家臣们谎称细川宗孝仅仅重伤,将宗孝的尸体藏起来,并向幕府提出让孝宗的弟弟成为继承人,之后才发布宗孝去世的消息。

由于伊达的相助,细川家解除了危机。歌仙感叹自己与大俱利主人之间的缘分被子孙继承下来,真是无比风流。他回过头时,大俱利已经不见了。


第十二幕

江户城的街道上,歌仙追上了大俱利。

路人见到衣着与大家格格不入的二位刀男,嘲笑二人是表演歌舞伎,所以衣着才如此华丽。

歌仙意识到二人过于引人注目,不便于调查任务,提议低调一些行动。而大俱利则毫不在乎,表示敌人出现了便会将其斩杀。

歌仙觉得与不懂风流的人一起行动非常闹心。


第十三幕

光忠厨艺教学,字幕版: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428461/


第十四幕

回到本丸,歌仙与小夜坐在房顶上谈心。

歌仙知道了小夜与山姥切之间有些别扭,想要陪小夜一起去给山姥切道歉。

小夜则拿歌仙怕生为由拒绝了歌仙,同时又问歌仙为什么不跟大俱利道歉。

提到大俱利,歌仙就没有好脾气。说自己没理由跟大俱利道歉。

小夜劝说歌仙,他的主人忠兴与大俱利的主人关系很好。

歌仙则说,这跟自己的主人没有关系。小夜却执意说这跟主人有关系。

踌躇一番后,小夜问歌仙怎么看自己的主人。

歌仙对自己的主人感情复杂。他口中的三斋大人性格暴戾,斩杀了三十六位家臣之后,给自己的刀命名歌仙兼定。

当小夜问起歌仙是否讨厌忠兴。歌仙说血腥气重的忠兴并不是理想的主人,但忠兴却是深爱风雅,艺术造诣深厚的文化人。

当小夜问起歌仙是喜欢忠兴,歌仙回答说自己不知道。

小夜羡慕歌仙的强大,因为歌仙有一个逸话流传的主人。

歌仙说希望小夜变得强大,但是千万不要跟伊达的刀混在一起,特别是特立独行的大俱利。其他伊达刀的教育也很有问题。

而小夜却说伊达家的刀非常强大。肩负主人的历史,依然坦然开朗。他想知道伊达刀眼中的主人是怎样的。

歌仙却没法回答,他关心地让小夜进屋以免着凉。


第十五幕

庆长三年(1589年),伏见城内。

伊达政宗与片仓小十郎等家臣喝得烂醉。

众人借酒胡闹时,细川忠兴出现了。他责备政宗不要不分场合在太阁殿下的地盘胡闹。

政宗则胡搅蛮缠说太阁殿下喜欢大场面,虽然现在病气缠身,若是看见了自己热闹的样子,肯定会好起来。

忠兴这个时候才道出太阁殿下去世了。政宗转而说这场酒宴是为太阁殿下送行。

忠兴告诉政宗,接下来丰臣秀赖将任太阁一职。在秀赖成年前,政务由五大老和五奉行合议处理(五大老:德川家康,前田利家,宇喜多秀家,毛利辉元,上杉景胜;五奉行:浅野长政,石田三成,前田玄以,长束正家,增田长盛)。

政宗敏锐觉察出五大老中老狸猫家康的野心。他兴奋地断言将会世间将再次回归战乱,自己要投身战场中,并且宣称自己才是继信长之后的天下人。

忠兴与小十郎震惊于政宗之言。忠兴责问他难道要与五大老与五奉行家为敌?小十郎也说自己虽然为伊达家尽忠多年,在这件事上却与忠兴想法一致。

一言不合,政宗与忠兴打了起来。

乱斗之后,政宗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他望着伏见城问忠兴,夺得天下真的是泡影之梦么?

忠兴大声告诉他,泡影之梦。

政宗不甘地吼到,为什么自己不能早出生几年。

仿佛是在梦中,忠兴与小十郎都消失了。出现在政宗面前的一群怪物(时间溯行军)。政宗拔刀砍向怪物,而怪物却没有伤害政宗的意思。

这时,政宗的黑色盔甲出现在怪物之中。

黑色盔甲告诉政宗,天下不是信长的,也不是秀吉与家康的。只要政宗期望,便会成为天下人。说罢,黑色盔甲便消失了。

政宗清醒了过来。身边小十郎担心地问他为何突然拔刀。

政宗苦笑,看见幻觉的自己,难道是疯掉了么?


第十六幕

由于了解到了刀男们之间的不和,主人让刀男们去远足增加亲密度。

到了吃便当时间,大家带的垫子却只够两个人坐。大家愉快地享受远足时,山姥切却一本正经,说这次远足其实是远征系远足,让大家不要掉以轻心。

山姥切口中的任务是调查庆长四年(1589年,关原之战的前一年)住在京都藤森附近的伊达政宗府邸周围发生的时间溯行军事件。

这时大俱利伽罗准备离开队伍独自行动完成任务。歌仙责备他不该独自行动。

眼看要吵起来,三日月赶紧安抚大家情绪,说要一起捡栗子,这个提议得到大家的赞成,只有近侍山姥切十分反对。

山姥切安排大家分开进行调查行动,并把自己跟小夜安排一组。小夜闻言却逃走了,歌仙连忙说他会跟着小夜。

山姥切气馁之时,三日月却依然想着捡栗子,并且还想寻找竹笋。

山姥切无语地告诉三日月现在不是竹笋的季节,然后满怀心事地离开了。

太鼓钟唱着远足之歌与光忠离开了。(歌词:竹笋会长成竹子……光忠:大家都知道)

留下来的鹤丸向三日月搭话,说三日月真是关心山姥切。

三日月告诉他自己不仅关心山姥切,也关心鹤丸。

鹤丸说他想让天震惊一番。除此之外,更想让三日月震惊。

三日月笑着说出危险的语言:让他震惊的话,小心骨头碎掉。

鹤丸则说自己一定会让三日月震惊一番。


第十七幕

小夜追上了大俱利伽罗,想替歌仙道歉。

二人交谈了起来。

小夜告诉大俱利自己是细川忠兴父亲藤孝的的刀。自己的名字是藤孝根据西行法师的西行的和歌取的。

(和歌原文:“年たけてまた越ゆべしと思ひきや命なりけり小夜の中山”这句话意思大概是:“年岁渐长,想到自己能游历此山。这个念头并非不好。能在小夜山中度过是因为还有命在。”  翻译的不好见谅。)

大俱利说自己对和歌不感兴趣,但是认为这首和歌很美。

小夜却告诉大俱利自己背后的故事并不美。

自己从前的主人是一对夫妇。丈夫病倒去世后,妻子带着儿子穿过小夜中山,却遭遇山贼。妻子被杀死,短刀被山贼夺取。年幼的儿子活了下来,为了给母亲报仇,成为了研刀师,寻找线索短刀。多年之后,这把刀出现在了儿子面前。刀的主人正是当年的山贼。儿子拿着短刀杀死了山贼为母亲报了仇。

小夜说因为这个,自己为复仇的念头所困。如今到了这座与小夜中山相似的山中,不由地想起了往事。

大俱利却不愿意多听。想要离开。

小夜叫住了大俱利,询问他伊达政宗是怎么样的人。

大俱利陷入了沉思。

这时歌仙出现,与大俱利吵了起来。

大俱利不爽地走开了。

小夜生歌仙的气,也离开了。

歌仙感叹小夜真冷淡。


第十八幕

三日月与山姥切一起行动。三日月却沉浸在捡栗子中。

山姥切告诉三日月,自己想要辞去近侍一职。

三日月知道山姥切是因为小夜之事而心生气馁。他告诉山姥切,近侍一职就如同田当番,不可操之过急。必须用心感受,循序渐进。

山姥切觉得三日月城府颇深,问他到底是什么人。

三日月却说自己不过是个老爷爷罢了。

山姥切问三日月到底想怎么样。

三日月回答,他想让本丸变得更强,迎接将要到来的巨大的试炼。

山姥切闻言变得混乱起来,他一串问题问出,情绪不稳。

三日月一声大喝,让山姥切镇静下来,告诉他要有条不紊地一步一步来。第一步就是攻略小夜。

山姥切了然,离去了。

三日月相信山姥切会成为优秀的近侍。


第十九幕

三日月中场报幕。


第二十幕

小夜独自在山中寻找大俱利伽罗,却因为一箭误射,与伊达政宗和小十郎相遇。

当政宗好奇为何小孩会出现在山中之时,其余的刀男们出现了,对政宗刀剑相向。

政宗却并未拔刀,且向小夜道歉。并且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众刀男见眼前之人是伊达政宗,大惊·失色。

因为不能暴露身份,歌仙谎称衣着奇怪的刀男们是排练祭典的百姓。

政宗却因为众刀男的佩刀识破了谎言,将自己的佩刀架在歌仙脖子上。

这时大俱利冲出来,挡开了政宗的刀。

政宗没有生气,反而称赞大俱利眼神,说他与自己年轻时很像。

大俱利却提着刀一言不发躲开了。

烛台切光忠站出来急忙道歉。

政宗却指着自己的眼罩,指出光忠也和自己一样带着眼罩。

光忠心情复杂,只道了一句巧合。

政宗说看见众刀男,让曾经的血液沸腾起来。他给了刀男们枝豆饼作为见面礼,说完便离开了。

刀男们依然沉浸在震惊中。

烛台切回忆起自己曾经的主人政宗。说自己并不讨厌政宗,但是自己是因为政宗切了个烛台所以被叫做烛台切,希望主人起个听起来更强大的名字。

鹤丸说,若是政宗早生几年,或许会成为天下人。

大俱利则依然冷淡,说自己和政宗不合拍。

太鼓钟解释,比起在秀吉时代委曲求全的政宗,大俱利更喜欢投身战斗的政宗。

小夜闻言,觉得大俱利能从曾经的主人政宗处继承遗志非常厉害。

歌仙却不以为然。

众人说着离去。

一阵阴风吹过,小夜和太鼓钟感受到了敌意。


第二十一幕

原来是时间溯行军出现。他们袭击政宗与小十郎。

刀男们为了保护政宗和小十郎与时间溯行军战斗起来。

这个时候黑色盔甲忽然出现了。

盔甲战力之强大,在场的八振都无法与之相抗。

政宗见到了黑色盔甲,终于知道了盔甲并不是自己的幻觉。他情不自禁向盔甲走去。小夜急忙奋起,拦下了政宗与盔甲的接触。盔甲则一刀刺穿了小夜。

众刀男震惊之时,三日月连忙上去拉走了小夜。

刀男们与时间溯行军激烈战斗的同时,政宗却神色恍然,他质问盔甲是何物。

盔甲告诉政宗,自己是政宗的心中所想。很快一场分裂天下的大战将打响,而政宗将成为天下人。说罢,盔甲便消失了。

政宗震动万分,闻言大笑着离去。

时间溯行军随着盔甲的消失而撤退。

山姥切因为小夜重伤连忙下达了撤退命令。


第二十二幕

风雨中,小十郎找到政宗。

政宗说家康得到大权而石田三成最终会屈服,这是大势。

小十郎说那么如今臣服家康才是上策。

而政宗却因黑色盔甲之言,说自己不会既不会臣服家康也不会臣服毛利和三成。他的目标是成为天下人。

小十郎跪倒说自己不能让政宗自取灭亡。

政宗却说若是灭亡,那便是天命不可违。

小十郎搬出忠兴想要劝谏政宗不要听信黑色盔甲之言。

政宗则宣布从今往后细川忠兴便是敌人。他让小十郎选择是继续效忠自己,还是在此处殒命。

小十郎在伊达家多年,主仆情分让他选择了跟随政宗。

政宗兴奋地说,今后之路便是修罗之路。


第二十三幕

本丸中,歌仙向三日月汇报伤情。

轻伤中伤的大家已经手入过了,而重伤的小夜在手入之后依然昏迷(继火染本能寺大阪城家康暗杀事件事件后,再次重伤啧啧啧)。

二人谈起黑色盔甲。

歌仙以为是检非违使。

三日月却看出黑色盔甲是由人心生。

大俱利道破三日月的意思,黑色盔甲跟刀剑男士一样,也是付丧神。

山姥切带来出阵的命令。这回的出阵任务是1600年的关原之战。


第二十四幕

出阵之仪


第二十五幕

刀男们出现在关原之战的黎明前。

关原之战在拂晓之时打响。

(这里完全重复第一幕剧情。台词走位一模一样。)

政宗出现在关原之战上,说着超越魔王织田信长,将天下握入手中。而这个梦想绝对不会成为镜中月水中花的泡影。

忠兴与政宗战斗起来,最后一刀刺入了政宗胸口。

然而政宗的黑色盔甲伴随着时间溯行军出现了。黑色盔甲说政宗不可以在这里死去,天下之梦不是泡影,政宗将成为天下人。

说着黑色盔甲发动了特殊技能,一切都消失了。


第二十六幕

本丸中,昏迷中的小夜深困自己复仇的故事之中,最后惊醒。

山姥切出现了,告诉小夜他的哥哥们刚才一直守在他的身边,让他之后向哥哥们道谢。

小夜却忽然向山姥切询问如何才能变强。

山姥切对小夜突然敞开心扉感到十分惊讶,却因自己自卑而质疑自己。他内心挣扎了半天,最后下定决定与小夜交谈。

小夜向他道歉。山姥切也坦白说出自己不习惯与人打交道。

小夜却说他早就知道山姥切是这样的性格。因为山姥切十分好懂。

山姥切希望小夜能与自己好好谈谈。小夜答应了。于是山姥切提议边吃饭边谈。


第二十七幕

黑色盔甲发动技能后,刀男们被冲散。

烛台切,三日月,太鼓钟,鹤丸相遇在一起,而歌仙和大俱利还有政宗都不见了。刀男们对目前情况一无所知,一头雾水。

这时,大家看见了东军德川家康的“三叶葵”家徽军旗和西军石田三成的“大一大万大吉”家徽军旗。

三日月终于知道了现在是关原之战开展前的拂晓。

关原之战重新开始轮回。


第二十八幕

大俱利伽罗与歌仙兼定不知被谁俘虏(其实面帷帐的九曜家徽已经出卖了忠兴)。

两位刀男对视了一眼,觉得非常不爽。

这个时候细川忠兴出现了,将刀架在歌仙脖子上,逼问他们是否是西军密探。

歌仙心情复杂,却问忠兴为何要如此残暴。

忠兴生气地说歌仙什么都不知道。

面对前主人,歌仙意识到自己内心的动摇。他大笑起来,明白了自己正如小夜所说并不强大。

歌仙告诉忠兴,他知道爱好风雅的忠兴并不是残暴之人。

忠兴内心触动,砍断了绑着两位刀男的绳子。他解释道,从没见过话这么多以及打扮得像艺伎的密探(嘴炮无敌)。

歌仙笑着说,幸好衣服没有被血污弄脏,否则一点也不风雅。

忠兴则告诉歌仙,风雅不在事物的外表而是内在。

这时,军号吹起,关原之战开始了。

忠兴将佩刀扔在二位刀男面前,让他们不想死就拿上刀。

忠兴认出歌仙的本体是之定之作,并告诉歌仙自己也有一把之定之作,是自己自满之物。说完,忠兴便离开了。

歌仙一脸震动:明明让自己沾满血污,却说是自己自满之物。

大俱利伽罗旁观了一切,他说歌仙缺少坦率。

歌仙不爽地回答不想被(交流障碍患者)大俱利说。

大俱利离开之前,告诉歌仙他很强大。


第二十九幕

关原之战开始了。

刀男们早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首要目标是要弄清敌人的目前。

太鼓钟感叹自己的初阵真是了不得。与伊达相关的初阵,或许是某种缘分。


第三十幕

大俱利与歌仙跟着细川忠兴上了关原之战。

因为西军士兵不是刀男们的敌人,所以两位刀男只是保护自己,并不斩杀士兵。

这时政宗出现与忠兴战斗起来。

当忠兴要杀掉政宗时,歌仙与大俱利保护了政宗。因为历史上政宗不应该出现在关原之战,也不应该死去。

这时,时间溯行军出现,引开了刀男们。忠兴再次将刀捅进了政宗的身体。

政宗临死前认出了歌仙与大俱利,问在藤森给他们的枝豆饼是否好吃。

黑色盔甲随着政宗的死出现,发动了技能时间流转。


第三十一幕

本丸中,山姥切与小夜交谈。

山姥切告诉小夜自己虽为名匠所制确是仿品。身为仿品便是他的心结与弱点。不管如何挥刀都无法变强。真正的强大只有让内心强大。而山姥切却也心存骄傲,只因为自己的刀工是大名家。

小夜问山姥切是否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强大。

山姥切否认了。接着他说自己有变强的想法与决心。

小夜敞开心扉告诉山姥切自己被前主人的复仇之念所困。

山姥切向小夜询问为何总是躲着自己。

小夜回答是因为山姥切身为近侍十分忙碌,所以他不愿用自己的小事劳烦山姥切。

山姥切欣慰地笑起来,抚摸着小夜的头,夸奖小夜内心温柔。他说,这份温柔是继承了前主人对母亲的爱。

小夜却说自己断不了复仇之念。

山姥切闻言,让小夜与自己一起手合。


第三十二幕

出阵的刀男们再次穿越到了关原之战前。他们终于发现自己被困在了时空中。

一番交谈后,大家推测时间溯行军的目的是想要暗杀将要成为天下人的德川家康。黑色盔甲则是政宗的执念产生之物,也是这个执念将刀男们困在时间轮回之中。

想要破除轮回,要么政宗杀掉家康,要么刀男们杀掉敌人胜利。

三日月提议在关原之战开始之前阻止政宗。

歌仙也赞同。他说,忠兴与政宗二人本来缘分深刻,不能让忠兴杀掉政宗这段伪历史发生。

一旁的大俱利心思复杂,在歌仙与烛台切的告诫下表示自己会完成任务。

太鼓钟提议让时间再倒回去一些,说服政宗不要出阵就行了。三日月则告知他只有打破这段时间点的轮回才可行。

于是刀男们只有在时间轮回内取得胜利(就是不能开金手指了)。

鹤丸隐隐感觉这是他做出让人震惊之事的机会。


第三十三幕

(接下来是5分多钟杀阵。这里杀阵本来分了很多幕,为了方便讲剧情就全部合并到第33幕了)

刀男们终于在时间溯行军的阻止下杀出血路。

他们赶在关原之战开战前来到伊达政宗面前。

这时政宗却已经被执念所侵蚀。不但拒绝了刀男们,反而召唤出了时间溯行军。

在刀男们与时间溯行军缠斗之时,政宗离开了。

大俱利急忙追着政宗离去想要阻止政宗。


第三十四幕

大俱利追上了政宗与之缠斗起来。

随后解决掉了时间溯行军的其余刀男也追了上来。

眼见政宗形势不利,黑色盔甲带着更多的时间溯行军终于现身。


第三十五幕

本丸中,山姥切带着小夜来到了手合场。

山姥切告诉小夜,他明白小夜肩负着前主人复仇之念,并因之所累。他愿意为小夜分担。他让小夜拔刀,说自己愿意承受小夜复仇执念。

一番打斗后,小夜被击倒在地上。他不甘心而又羡慕地问道为何同样肩负前主人之念的伊达刀如此之强大。

山姥切凛然地告诉小夜,不同刀肩负的故事是不可相较的。

小夜挣扎地爬起来,重新举起刀说自己想要变强。



第三十六幕

歌仙与三日月同时间溯行军战斗起来。

这时政宗冲上来攻击二人。三人缠斗起来。

小十郎忽然冲出拦住了政宗,告诉政宗自己不能看着政宗去死。政宗应该守护与忠兴的之间的义。他让二位刀男退下,说这时伊达家事,并拔出刀指向自己的主公。


第三十七幕

伊达组爆真剑与黑色盔甲战斗起来。

当大俱利给黑色盔甲最后一击时,他却犹豫了起来。

黑色盔甲如主人一般叫着大俱利,称呼大俱利为自己的刀,并且告诉他,自己需要大俱利为他夺得天下。

大俱利内心震动,说自己本来就是一个人战斗一个人去死。如果伊达政宗需要他的话……

就在大俱利暗堕与黑色盔甲合体之时,鹤丸冲出来,一脚踢开了大俱利,代替大俱利被盔甲抓住而暗堕。


第三十八幕

小十郎为了阻止政宗而与政宗战斗着。

政宗一遍一遍地将他打倒,殴打他,小十郎却坚决不放手。

就在自己要杀掉小十郎之前,政宗清醒了起来,他想起小十郎的种种,并称呼他为右眼。若是没有小十郎,夺得天下也没有意义。他不能再次失去右眼。

这时,关原之战破晓。

歌仙本以为解决了事情,然而三日月却感觉到了异常。


三十九幕

被黑色盔甲附身而暗堕鹤丸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三日月十分震惊。

鹤丸对放弃天下之梦的政宗感到失望。

歌仙让小十郎带着政宗逃走。

暗堕鹤丸挑衅刀男们,问他们真要对同伴刀剑相向么。

大俱利觉得事情变成这样是自己的责任,他率先提刀冲了上去。

因为是自己的同伴,刀男们投鼠忌器,落了下风。

暗堕鹤丸说自己的目标不是刀男们而是政宗,然后追着政宗离去。

刀男们明白必须要将附身的黑色盔甲与鹤丸分开。


第四十幕

烛台切追上了鹤丸,想要唤醒他。却被暗堕鹤丸砍伤。

随后太鼓钟与大俱利前来助阵。太鼓钟笑着问烛台切是不是做料理太久了忘了怎么战斗了。

三人联合起来想要战胜暗堕鹤丸。暗堕鹤丸却嘲讽他们保护历史不过是zf和审神者的工具。说着,暗堕鹤丸砍伤了大俱利。


第四十一幕

小十郎保护着政宗逃走。政宗说不能让黑色盔甲得逞。他明白那个盔甲是自己的怨念所化。


第四十二幕

伊达组三刀男被暗堕鹤丸打倒地上。

就在暗堕鹤丸准备拿大俱利开刀时。政宗突然冲出来保护了大俱利。

政宗说自己怨念要自己解决,于是跟暗堕鹤丸战斗起来。然而政宗却不敌暗堕鹤丸。

暗堕鹤丸依然引诱着政宗,希望让他成为天下人。

其实这个时候,政宗早已经放弃了天下之梦,他说自己不配成为天下人。

暗堕鹤丸闻言,怒其不争。他愤愤地将政宗摔在地上,想要一刀结果政宗。

歌仙冲出来挡住了暗堕鹤丸的刀。然而几个回合后,他也不敌暗堕鹤丸,被暗堕鹤丸刺穿了大腿。

三日月也出现与暗堕和丸战斗起来,然后被暗堕鹤丸割伤。(这一节简直不堪入目。打团战,不群殴,非要分开上去送人头(╯‵□′)╯︵┻━┻)

歌仙挣扎地站起来与三日月联手终于将暗堕鹤丸打倒。

三日月看着倒地不起的伊达组,笑着说大家真狼狈。

然而本以为解决掉了的暗堕鹤丸却重新站起来偷袭了三日月和歌仙。

伊达政宗忙上前想要补刀,却被暗堕鹤丸挡下来。

暗堕鹤丸一边说着伊达政宗必须成为天下人一边举刀要砍。这时,暗堕黑鹤丸体内的白鹤丸觉醒,阻止了暗堕鹤丸的动作。

白鹤丸笑着嘲讽黑色盔甲有没有被吓到。他说同为伊达家的刀,想要和同伴一起守护主人的感情。

政宗趁机补刀,伊达组其他刀也纷纷上前砍向暗堕鹤丸。

烛台切担心地叫着大俱利的名字,而此时的大俱利内心已经不再迷茫(烛俱利的胜利)。

最后,主人与刀齐心将附身在鹤丸身上的黑色盔甲驱逐。

此时天空破晓,光芒四射。

政宗说着天下之梦已成泡影,然后便跪倒在地上。

三日月冲上去抱住了摇摇欲坠的鹤丸。

鹤丸转醒,说自己让黑色盔甲附身,其实是战胜黑色盔甲的计策,也是为了吓人。

众刀男都很无语。

小十郎追了上来。伊达政宗说自己准备打道回府,跟上杉干架保护最上(舅舅)的领地。

政宗向刀男们道谢,并且告诉刀男们有缘再见。

看着政宗和小十郎离去,歌仙对大俱利说,东北的乡下武士也还是满风流的。

大俱利恢复了一脸冷淡,说随便怎么样都行。


第四十三幕

手合场中,小夜与山姥切依然在战斗。

持续的战斗,小夜依然无法驱散心中复仇执念。

山姥切告诉小夜,复仇执念是就是小夜本身。想办法接受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找不到答案就一直寻找下去。同时身为仿品的自己也一样。

小夜低头跪坐在地上啜泣着向山姥切道谢。

这时,天明了。


第四十四幕

山姥切向主人汇报事情始末。

他告诉主人伊达政宗最后侍奉了德川家康,德川秀忠与德川家光三代,最后于72岁高龄死去。一切都与历史一样。

(这里伊达政宗应该活了69岁。不知道是Mackey说错了还是咋的)。

在山姥切离去时,主人下达了一个命令。


第四十五幕

伊达组与细川组被派去远征。

出征的时代是宽永十三年五月二十四日(1636年6月27日)的江户。那是伊达政宗去世之时。


第四十六幕

看见病榻上的政宗,太鼓钟觉得心中难受不忍心去看。

后面的鹤丸由于看不见里面,推攘着刀男们让大家给他让个位。

病榻边的小十郎陪着政宗(这里非常可疑,因为被称为“龙之右眼”的小十郎片仓景纲是先于政宗死去的。这里猜测可能是景纲的儿子,也被称为“小十郎”的片仓重长)。

这时,年迈的细川忠兴来拜访政宗。

政宗说他没有死在战场上却要死在病榻上,实在讽刺。

忠兴却说他守护了在乱世中活下去的誓言。

政宗傲娇地说自己早就记不得了。

忠兴说自己不会让政宗以这样丢人的样子死去。他将刀扔在政宗面前,让政宗拿起刀,说自己要帮没有成为天下人的政宗完成死在战场上的愿望。

太鼓钟担心政宗。大俱利也急着要出手。而光忠却拦住了大俱利,说这不是刀男们的战场。

鹤丸也收敛起玩世不恭,正色地说这是伊达政宗和细川忠兴的战场。

刀男们决定见证政宗的最后:

年迈的政宗拖着病体举着刀,却摔倒在细川忠兴的怀里。

忠兴抱着政宗悲伤地问道,这具嶙峋的肉体便是政宗与自己之间义的结果么?

政宗却否认了,他说关原之战的拂晓才是见证了细川忠兴与伊达政宗的义。

说罢,政宗便咽气了。

小十郎流泪向忠兴道歉。

看到这里刀男们感动万分。

光忠说大家的主人真是帅气。

(补充一句,政宗是因为食道癌去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枝豆饼吃多了。)


第四十七幕

光忠拉面小吃摊。字幕版: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443919/


第四十八幕

小夜偷偷摸摸准备出门修行被三日月发现。

小夜告诉三日月偷偷出门是怕自己内心动摇才没告诉大家。

三日月送给了小夜一个栗子,说是栗子爷爷就要送栗子。他告诉小夜,以后歌仙可要没有说话对象了。

小夜拜托三日月照顾怕生的歌仙。三日月答应了。

小夜望着手中的栗子,说自己一定会回来,因为本丸的故事就是自己的故事。

三日月点头,说本丸就是大家的家。让小夜路上小心。

小夜终于露出笑容离开了。

这时,三日月发现了暗中给小夜送行的主人。

三日月告诉主人这个本丸会变得更强,一定会安然度过试炼。


第四十八幕

闭幕前惯例秀刀+ED

ED字幕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424365/


ED歌词翻译:

天高空远 泡影之梦 

信义不弃 生之所证 

暗黑蒙翳 白刃之辉 

破晓之光 誓言之风 

沙场征战 九曜竹雀

 一线相牵 宿命之缘 

若得回答 望求告知 

求根溯源 步履不停 

旅路遥遥 方将起始 

天高空远 泡影之梦 

信义不弃 生之所证 

肩负内心 探寻如今 

不解之缘 必将守护 

暗黑蒙翳 白刃之辉 

破晓之光 誓言之风 

天高空远 泡影之梦 

信义不弃 生之所证 

肩负内心 探寻如今 

不解之缘 必将守护 

暗黑蒙翳 白刃之辉 

破晓之光 誓言之风


全文完结谢谢大家支持

文中若有哪里不清楚,请留言告知,我会尽量解释。



写在后面的话

这个剧内容充实,舞台效果演员水准都很不错。个人觉得看下来比较震动,所以才有心情和心思幸苦码了五天剧情简介。

从7月21号看完配信,反反复复刷了好几遍后,总觉得单单从剧本仔细推敲其实诟病不少。

首先,为什么会叫义伝?整剧看下来,没有看出明显的义(捂脸)。

我怕日语的义和中文的义意思不一样还专门查了资料:(ぎ)は、人間行動・志操・道徳で、「よい」「ただしい」とされる概念である。(义是人的行动,志向,节操和德行是合理正确的。)

仔细想了半天,所以编剧末满大大是想说政宗放弃了一己私欲,不让天下回归乱世的做法是所谓的“义”。这还真是晦涩。反正作为吃瓜群众只感受到了忠兴和政宗的满满友(基)情。

emmmm,还是《虚传火燃本能寺》这个名字取得好。话又说回来,其实晓之独眼龙整个故事比火燃本能寺玄虚多了。

除此之外,虽然知道是为了舞台效果,但游戏控觉得分开送人头的做法很不可取啊。开头的战斗纯粹是选阵型错误。

总结一句,这个剧本内容丰富,绝对不无聊,但也不是不能删除或者压缩某些幕。

不完美才有进步,才会让人期待下一个故事。这么想来这样的剧本也很不错。


评论

热度(378)